风暴眼中的东耶路撒冷居民:战争停歇,三代祖宅依然“生死未卜”

·纵相新闻记者 程靖

近一个月以来,巴勒斯坦人的遭遇牵动着整个国际社会。

5月初,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Sheikh Jarrah)街区几户居民收到以色列法院的驱逐令从而引发骚乱,最终演变成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哈马斯武装与以色列为期11天的交战,造成数千人伤亡后,哈马斯与以色列在5月20日均宣布停火。

炮火暂息并不意味着警报解除——作为此次冲突的导火索,东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居民被驱逐的命运尚未可知。

作为驱逐计划涉及的两个主要街区,谢赫贾拉与西尔万(Silvan)的数十个家庭的驱逐案件正处于不同的法庭审理阶段。

迫于舆论压力,以色列各级法院近期推迟了驱逐案件的审理和裁决,但在巴勒斯坦人看来,东耶路撒冷的“犹太化”和巴勒斯坦人的“被驱逐”终将会继续,何时到来只是时间问题。

风暴眼中的东耶路撒冷居民:战争停歇,三代祖宅依然“生死未卜”

(图说:谢赫贾拉街区的犹太人定居者挥舞以色列国旗,与房屋前的巴勒斯坦示威者对峙。图/AFP)

“他们希望阿拉伯人离开耶路撒冷”

生活在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街区的陶菲克·贾乌尼是此次被“逼迁”的巴勒斯坦居民之一。

他对纵相新闻记者说,他家祖辈生活在耶路撒冷的卡塔蒙(现以色列实际控制下西耶路撒冷的“德国区”),距离谢赫贾拉仅有10分钟车程。

1948年战争爆发后,他的爷爷一家人匆忙逃离,留下了全部家当,前往约旦河西岸的杰里科避难。等回到耶路撒冷时,家园已经被以色列人占领。

“我们家来到谢赫贾拉的时候,是作为难民来的。”陶菲克说。

1948年的第一次中东战争造成约70万巴勒斯坦人失去家园。1956年,彼时控制约旦河西岸的约旦政府与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工程处(UNRWA)达成协议,在谢赫贾拉地区安置了28个巴勒斯坦家庭,陶菲克的爷爷一家就是其中之一。

“这所房子造起来后,我爷爷一直住在这里。我爸爸在这里出生,我已经是第三代人了。”陶菲克说,“现在以色列人要的是我们家整栋房子。”

风暴眼中的东耶路撒冷居民:战争停歇,三代祖宅依然“生死未卜”

(图说:谢赫贾拉街区的一户巴勒斯坦家庭在2009年被驱逐,一户犹太人家庭住了进来。2021年5月4日晚,该犹太人定居者在与守卫房屋的以色列警察交谈。图/Oren Ziv)

今年4月底,以色列最高法院通过一项裁决要求驱逐谢赫贾拉地区的4户人家,陶菲克家便是其中之一。驱逐令原本将于5月2日下发,但迫于巴勒斯坦人示威与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以色列法院决定延迟30天下发驱逐令。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有3户谢赫贾拉居民就驱逐裁决上诉地方法院失败后,已继续上诉至以色列最高法院,等待最后的审判。

“现在我和我父母住在一起。五年前,我们家重新装修了一次。我已经订婚了,原本计划着结婚以后和妻子住在这里。”陶菲克说,东耶路撒冷房价很高,即使租房也非常贵,一般家庭很难负担得起。

陶菲克认为,“逼迁”是以色列人的一种策略——由于耶路撒冷的高房价,巴勒斯坦人若真正离开,只能搬去生活成本较低的约旦河西岸地区,“但如果我们被赶走,以色列政府把我们的房子分配给犹太人作为定居点,犹太人是不用付房租的。”

陶菲克说,“犹太人不想在谢赫贾拉看到阿拉伯人,他们希望阿拉伯人离开耶路撒冷。”

对于自家房子的命运,陶菲克还不知道怎么办。“生活在这样的种族隔离下,实在是太糟糕了。”他对记者说。

陶菲克一家的遭遇并非个例。莫娜和哥哥穆罕默德·库尔德一家也属于此次被“逼迁”的谢赫贾拉居民,两人近期多次在媒体上发声。

接受VICE采访时,莫娜展示了自家已有部分被“占领”的房屋。她告诉记者,她的祖母1948年从海法(现以色列海法)逃难,后在东耶路撒冷定居。2000年时,莫娜的父亲结婚,在祖母的老屋边扩建了一间屋子居住,但建好后没有住进去一天。

风暴眼中的东耶路撒冷居民:战争停歇,三代祖宅依然“生死未卜”

(图说:谢赫贾拉居民莫娜·库尔德表示,她家增建的房屋被以色列政府征用。图/VICE)

“以色列法官指控我爸爸‘未经允许擅自建房’,他们把屋子封了,然后通过一项裁决,允许犹太人住进来。”莫娜说,“这间屋子是我爸妈辛苦工作存钱才造好的。没错,它是‘违建’的,还收到过两次拆除令,但为什么我们巴勒斯坦人不能住进去,犹太人却可以?”

住进莫娜家增建小屋的是美国籍犹太人雅各布·福奇,他已在此居住十余年,也与莫娜一家人“周旋”多年。

一条莫娜与雅各布对质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流传,视频中莫娜质问雅各布:“你为什么要偷我们家的房子?”雅各布:“如果我搬走了,你们也回不来,你们冲我大喊大叫有什么意义?”

风暴眼中的东耶路撒冷居民:战争停歇,三代祖宅依然“生死未卜”

(图说:社交媒体流传的莫娜与雅各布对质视频。)

风暴眼中的东耶路撒冷居民:战争停歇,三代祖宅依然“生死未卜”

(图说:美国犹太人雅各布·福奇站在莫娜家建造的小屋(现其住所)前接受采访。图/VICE)

据VICE报道,雅各布为一家美国公司所雇佣,公司为雅各布分配了住所,该房屋在以色列现行法律下为该公司所有。接受采访时,雅各布说:“我有权住在这里,是因为房屋主人希望我住在这里。主人希望犹太人住在这里,我被他选择了。这很重要,万一以后达成了任何和平协议,这片地区不能丢掉(给阿拉伯人)。”

错综复杂的战争遗产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对纵相新闻表示,谢赫贾拉的土地归属问题在巴以地区并非个案,其背后是对东耶路撒冷历史的判定,而在此问题上,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持有两种完全相反的立场。

“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权民间联盟(CCPRJ)”指出,谢赫贾拉的巴勒斯坦民房是在约旦托管时期所建(1951-1967年),当时由约旦政府提供土地、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承担开销,巴勒斯坦难民与约旦住建部签订合同,前者向后者支付了一笔“象征性”款项,并在此地居住三年后放弃难民身份以换取房屋所有权。

但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占领包括耶路撒冷全部地区在内的约旦河西岸,对于居住在谢赫贾拉的巴勒斯坦人,以色列政府拒绝了他们进行房屋登记的申请。

陶菲克说,他的家人早在1972年就收到过以色列法院有关土地归属权的起诉,而他们向法院提交的所有材料,包括来自约旦政府和联合国的房屋所有权证明均被认为“无效”。陶菲克一家继续居住在祖屋中,后来在2014年、2018年和2021年分别收到来自以色列的驱逐裁决。

风暴眼中的东耶路撒冷居民:战争停歇,三代祖宅依然“生死未卜”

(图说:谢赫贾拉一户巴勒斯坦人家外墙写着:“我们绝不离开。”图/Osama Eid)

据土耳其安纳多卢通讯社引用的另一名居民赛贝格的说法,他也曾在1972年收到了来自以色列议会委员会的文件,指控他“霸占土地”,称他的住宅所在的土地“早在1885年便归犹太人所有”。

事实上,从19世纪末以来,巴勒斯坦地区实际控制权已多次“易主”:上文提及的1885年时,巴勒斯坦处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之下;1917年一战结束后,英国接过了巴勒斯坦的委任统治权;1947年,英国将巴勒斯坦移交联合国管辖。

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后,以色列占领了巴勒斯坦77%的土地,以及耶路撒冷的大部分地区,约旦和埃及则分别占领了原本在“两国方案”中要划分给巴勒斯坦的其他领土;而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后,以色列再次占领了约旦和埃及控制的巴领土,包括耶路撒冷的全部地区。

王晋指出,对于东耶路撒冷问题,以色列犹太人倾向于主张英国委任统治时期(1917-1948年)政策和文件的合法性,而巴勒斯坦人认为合法的1948年至1967年间约旦统治时期的政策,在以色列人看来属于临时性质。双方倚重不同时期的法律,意味着双方对历史截然不同的解读。

不过,巴勒斯坦人一直不相信以色列法院会作出对他们有利的判决。反对犹太人定居点扩张的以色列组织“现在就和平”称,在声索财产问题上,以色列法律对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实行的是“双重标准”。1970年生效的以色列“法律和行政事务法”规定犹太人可以声索1948年失去的东耶路撒冷财产,但这项法律不允许巴勒斯坦人同样声索财产。

风暴眼中的东耶路撒冷居民:战争停歇,三代祖宅依然“生死未卜”

(图说:2017年的东耶路撒冷西尔万街区。图/Reuters)

安纳多卢通讯社引用赛贝格的话称,上世纪80年代被委派帮助24户巴勒斯坦人打官司的一名以色列律师,甚至在未告知他们的情况下,于1991年私自签署了移交房产权的协议,把巴勒斯坦人的房屋所有权变成了“租住权”,此后如果巴勒斯坦人不交房租,他们就可能被驱逐。

据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OCHA)2020年发布的报告,东耶路撒冷共有218户巴勒斯坦家庭收到过房屋所有权起诉,大部分由犹太人定居者组织发起,包括424名儿童在内的970人有被驱逐的风险。而占东耶路撒冷40%人口的巴勒斯坦人,只能在15%的土地上盖房。另据以色列人权组织B’Tselem指出,生活在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想要获取建房许可,多数会遭到拒绝。

定居点扩张计划

据半岛电视台引用“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权民间联盟”主任奥德称,以色列计划在谢赫贾拉驱逐巴勒斯坦居民后,在此地建立255个单元的犹太人定居点。尽管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辖,如今有约20万以色列公民在军方和警察的保护下居住在东耶路撒冷,其中最大的定居点有4.4万名居民。

犹太人定居点问题是巴以和谈的一大障碍。1967年起,以色列开始在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兴建犹太人定居点。定居点的建设通常“以点带面”,不仅占用了巴勒斯坦土地,还将巴勒斯坦村庄分割成一个个“碎片”,使巴勒斯坦人的出行和地区联系日益困难。定居点不断扩张的同时,巴勒斯坦人的生存空间也日益缩小。

风暴眼中的东耶路撒冷居民:战争停歇,三代祖宅依然“生死未卜”

(图说:东耶路撒冷的一处犹太人定居点。图/AFP)

巴方一直坚持,除非以方完全停止犹太人定居点建设,否则拒绝恢复和谈。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建设犹太人定居点和吞并行为都属非法,并对中东实现和平构成威胁,但以色列的定居点建设活动从未停止过,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奥德说,2020年东耶路撒冷新建了约4500个犹太人定居点单元,超越了往年纪录;同年有170座巴勒斯坦人的建筑(包括105座住房)被拆除,使得385人失去家园,谢赫贾拉只是最新的例子。

今年以来,谢赫贾拉问题点燃了新一轮冲突。5月7日和10日,以色列警察与声援谢赫贾拉的巴勒斯坦民众在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爆发严重冲突,引发加沙地带巴武装组织与以色列交火。双方于20日晚各自宣布达成停火协议,但冲突已在加沙地带和以色列南部造成数千人伤亡。

风暴眼中的东耶路撒冷居民:战争停歇,三代祖宅依然“生死未卜”

(图说:5月17日,巴勒斯坦加沙地带遭到空袭。图/AFP)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战火暂歇,但停火能持续多久、双方下一次大规模军事冲突又将何时发生,目前有待观察。由于巴以之间并未达成协定,多重矛盾仍在,以色列政治评论员凯伦·塞顿表示,“相同的故事仍会上演,不同的唯有在战争中遇难者的名字。”

王晋指出,对于谢赫贾拉的土地归属问题,巴以双方都有各自的立场,讨论空间更是完全隔绝。“谢赫贾拉未来可能再次成为冲突的导火索。关键在于,这种矛盾是否会被哈马斯或以色列极右翼等第三方所利用。如果双方没能管控好这种矛盾,很可能会再次升级成大规模的剧烈冲突。”

5月27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作为安理会轮值主席主持召开安理会中东巴勒斯坦问题公开会。代表中方发言时,张军表示,中方支持巴以双方在“两国方案”基础上尽快重启和谈,早日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呼吁国际社会各方坚持和平正义,秉持公道良知,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共同为巴勒斯坦问题的公正、持久解决发挥应有作用。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