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智库丨以色列政坛要变天,内塔尼亚胡还有出路吗?

中东媒体评论说,目前以色列最睡不着觉的人是内塔尼亚胡总理,因为以色列政坛波诡云谲,“变革浪潮”四起,一场事关内塔尼亚胡政治前途和命运的大决战即将来临,自2009年以来一直担任总理,外号为“比比”的内塔尼亚胡目前内外交困,压力山大,正面临被迫下台的重大危机。

东方智库丨以色列政坛要变天,内塔尼亚胡还有出路吗?

(资料图片: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新华社)

拉皮德的喜讯,“比比”的“噩耗”

当地时间6月2日临近午夜时分,内塔尼亚胡的反对派、以色列“拥有未来”党领导人拉皮德给总统里夫林打电话,说他已与其他7个党派的领导人达成协议,将组建联合政府。

以色列议会已在6月2日选举前工党领导人赫尔佐克为以色列新总统,赫尔佐克将于7月9日就任,留给里夫林的时间不多了。里夫林向拉皮德表示祝贺,并表示希望以色列议会能尽快投票批准新政府的成立。如果拉皮德的联合政府能够顺利推进并在以色列议会获得超过半数议席的信任投票,则意味着内塔尼亚胡将被迫下台,这将不仅是以色列政坛的大地震。

拉皮德与里夫林通话信息是内塔尼亚胡最不愿意听到的。据报道,拉皮德与里夫林通话的时间距离6月3日零点仅不到一小时,如果过了6月2日的最后时刻,则意味着拉皮德组阁失败,组阁权将再次交回总统和议会。在议会推举并投票下任总理时,内塔尼亚胡还可继续留任总理;如果议会决定不了下任总理,则以色列必须举行第五次大选,这就可让内塔尼亚胡有再次喘息和竞选的机会。

虽然这样的折腾和暂时延缓不是办法,但对目前政治处境极为艰险,以色列检察院和法院特别是以色列反对派舆论正在穷追不舍,发誓要将其绳之以法的特殊时期,内塔尼亚胡能多当一天总理,就会多安全一天。以色列总统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实权在总理手中,但总统有权宣布特赦,内塔尼亚胡无疑希望总统能对其特赦,但里夫林很快就要离任了,恐怕不会再冒巨大的民意反弹风险对内塔尼亚胡特赦。

近年来以色列政坛波动不定,内塔尼亚胡执政越来越不顺利。以色列及其复杂的国情和政治体制既给了内塔尼亚胡很多政治运作的空间,也给他带来了诸多执政麻烦。

以色列政党林立,政情复杂

以色列虽是弹丸之国,但政党林立,派系众多,政情复杂。这个国家目前究竟有多少政党,很难有人真正知晓。按照以色列的基本法律规定,组建政党很容易,几个人一凑合就可以组建一个政党。而政党成立后,往往很快就发生变化,或另组,或改组,或更名,不少政党出于政治和党派之争需要,一直都在频繁地改换名称。政党的争争斗斗和分分合合都是常态。

因政治和社情民意分化,选票分散,以色列前几次大选后不是组阁不成,就是联合内阁破裂。今年3月,以色列不得不举行近两年来的第四次大选,内塔尼亚胡原以为多少能改变前三次大选的不利,赢得更多选票,以掌握更多组阁的主动权,但其领导的右翼利库德集团在此次选举中所获议席不仅没有增加,相反比之前更少了,这让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集团都很失望。

在2019年4月举行的以色列第21届议会选举中,利库德集团获得了36 个席位,但在当年9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利库德集团仅获得31个席位。在极力造势后,利库德集团在2020年3月2日举行的大选中议席有所增加,再次获得36席,但在今年3月23日举行的共有38个政党参加的第四次大选中,利库德集团仅获得30个议席,这让内塔尼亚胡很被动。

内塔尼亚胡东西凑,组阁失败

按照以色列基本法律规定,如果任何政党如不能在拥有120席的议会中获得超过半数的席位,则只能联合组阁。利库德集团虽然无法单独组阁,但作为当今以色列的第一大党,内塔尼亚胡有权优先组阁。但此次组阁比之前更加艰难,内塔尼亚胡想尽各种办法东拼西凑,也未达到至少超过议会半数的61个议席。

东方智库丨以色列政坛要变天,内塔尼亚胡还有出路吗?

(图片说明:5月6日,以色列“拥有未来”党领导人亚伊尔·拉皮德在特拉维夫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发,吉尔·科恩·马根摄)

于是,里夫林5月5日宣布,正式授权在选举中获得次多议席的中左翼政党“拥有未来”党领导人拉皮德组阁。内塔尼亚胡是根本不信拉皮德能组阁成功的。他一方面在冷样旁观,同时设法集聚各种力量,准备在拉皮德组阁失败后,再设法连任或等待第五次大选。然而出乎内塔尼亚胡预料,拉皮德的组阁势头不错。

拉皮德曾是以色列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在以色列有足够的知名度,加上政党林立的以色列政坛和社会舆论对反反复复的“大选政治”已普遍感到厌倦,拉皮德反而成了以色列左中右政党基本都能接受的人物。 结果,拉皮德较快地拉拢左中右三派政党同意组建联合政府。

巴以冲突,变数多变

正当组阁局面看好时,“突然爆发”了巴以7年来最严重流血冲突,给以色列政局带来了变数。一方面,内塔尼亚胡趁机组织以军打击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试图转移国内视线,拉拢犹太人的民心,通过示强改变以色列的政治局面;另一方面,原本已同意参与拉皮德联合政府的以色列阿拉伯政党,在以色列当局对巴勒斯坦大打出手后,为表示反抗而不再愿意加入包括以色列极右翼政党在内的拉皮德联合政府,导致拉皮德组阁陷入困境。

但巴以冲突在持续11天后,被国际社会紧急叫停,拉皮德得以继续组阁。拉皮德首先与以色列“联合右翼党”(Yamina)的领导人贝内特达私下接触,获得“关键性支持”,双方同意结成政治战略合作伙伴,一致对付内塔尼亚胡。

“联合右翼党”虽在第四次大选中仅获得7个议席,但对于拉皮德动员其他政党联合组阁却极为关键。两人巧妙地达成了协议:先组建联合内阁,之后轮流执政。拉皮德以“政治智慧”表现出了“政治谦让”,表示自愿让贝内特先当两年总理,他只当外长,在两年后的2023年8月再轮换贝内特当总理。这让贝内特喜出望外,也促使他更加坚定地支持和配合拉皮德推进联合组阁。

这一招,恐怕是内塔尼亚胡未曾想到的。贝内特曾是内塔尼亚胡内阁的前国防部长,从内塔尼亚胡那里学到了很多“政治真经”,现在他把这些“真经”发挥到了极致。内塔尼亚胡指责贝内特是叛徒,但贝内特表示,他与内塔尼亚胡早有政见分歧,并非出卖内塔尼亚胡。他认为以色列应该对巴勒斯坦实施更加强硬的政策。

东方智库丨以色列政坛要变天,内塔尼亚胡还有出路吗?

(资料图片:2015年5月6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右)与纳夫塔利·贝内特在耶路撒冷出席联合新闻发布会。新华社/基尼图片社)

三人铿锵行,“比比”被抛弃

在赢得与贝内特的支持配合后,拉皮德又借助巴以冲突的停火,设法说服阿拉伯伊斯兰拉姆党领导人曼苏尔·阿巴斯改变立场,同意与拉皮德和贝内特一起组建联合政府。以色列媒体播放的一张图片显示,拉皮德、贝内特和阿巴斯在6月2日签署了“许多人认为不可能达成的政治合作协议”。照片中的左中右三大派领导人紧紧地依靠在一起,满脸堆笑。有人立即在推特上图文并茂地评论说:“无论今晚发生了什么,在(议会)信任投票之前剩下的几天里,如果这事真的发生,将是一张历史性的照片。”

与此同时,拉皮德与其他5个政党的领导人以“一致推翻内塔尼亚胡”为口号,通过“马拉松式”的商谈,相继达成了联合组建政府的协议,8个政党的合作使拉皮德争取到了议会对组建联合内阁所要求的过半席位。他们将此联盟称为“变革联盟”,其中包括了以梅拉夫·米凯利为首的工党、以本尼·甘茨为首的蓝白党、以阿维格多·利伯曼为首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和以尼坦·霍洛维茨为首的“梅雷茨”党,而曼苏尔·阿巴斯则将为联合政府提供外部支持。

若新政府组建方案能获以色列议会批准,内塔尼亚胡连续12年的执政生涯将宣告结束,以色列也将诞生历史上首个有阿拉伯政党参加的政府。

三巨头表态,誓言推动以色列回到正轨

拉皮德在向总统里夫林报告组阁成功的同时,在脸书上发文宣告他已成功组成了一个“基础广泛的联合政府,推翻了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并“保证本届政府将为以色列全体公民、投票支持以色列的人和没有投赞成票的人服务”。

现年49岁的以色列右翼民族主义者贝内特当晚对里夫林总统表示:“在上帝的帮助下,我们将一起做对以色列有利的事情,我们将让以色列回到正轨”。曾三次挑战内塔尼亚胡未能成功的以色列国防部长、蓝白党领导人甘茨在推特上说,“今晚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夜晚”,他将尽快前往华盛顿,与包括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内的美国官员就伊朗问题举行会谈。有分析认为,这实际上是在寻求拜登政府的认同和支持。

阿巴斯在达成协议的当晚表示,他愿意加入拉皮德的联合政府是“为了获得资金和政策,使以色列20%的巴勒斯坦人后裔能受益”。政治分析人士阿菲夫·阿布·多奇评论说,其他的阿拉伯立法者上世纪90年代在联合政府之外支持过已故总理拉宾,而阿巴斯是“第一个敢于公开讨价还价,力争在以色列联合政府中发挥作用的阿拉伯政治家”。阿巴斯的支持显然不仅仅是其个人,而是代表了以色列的阿拉伯人,这是一股小的政治势力。

一个直接针对抑或旨在推翻内塔尼亚胡的“变革”政治联盟,就这样在以色列令人不可思议地组成了。尽管这个联盟还有很多脆弱之处,甚至不排除会出现新的变数,但其宣告组成本身就是以色列政坛的一个重要变革动向。

内塔尼亚胡怒不可遏,绝地反击

内塔尼亚胡闻讯怒不可遏,再次公开予以严厉谴责。他在5月30日就谴责拉皮德牵头、贝内特力推、目的主要针对他的政治联盟为“世纪欺诈”,并警告说这将导致“一个对以色列国危险的左翼政府”。利库德集团一些人也站出来表示坚决反对。

6月3日,内塔尼亚胡紧急召集右翼哈雷迪集团领导人、以色列议会议长莱文和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倡导组织的负责人等相关人士,商议对策,试图在以色列议会即将对贝内特-拉皮德联合内阁进行信任投票之前,想尽一切办法阻碍拉皮德联合政府的成立。据分析,内塔尼亚胡将重点拉拢和分化瓦解贝内特政党中的右翼议员,促使联合政府在议会中无法获得信任投票。

但内塔尼亚胡能成功吗?目前看这恐怕是他的一厢情愿和绝地反击。从舆论反映看,以色列社会中的很多人都在表达反对内塔尼亚胡的声音,很多人走上街头表示对拉皮德领导的联合政府的支持。

以色列议会有可能在6月12日之后正式召开会议,对拉皮德领导的联合政府进行信任投票。可以预料,在此之前,内塔尼亚胡必定会不择手段地进行各种反击和干扰破坏,但如果决定联合组建政府的8个政党领导人继续齐心协力,不被内塔尼亚胡及其支持势力所挑拨和离间,则很有可能在以色列议会获得信任投票。投票通过之日,将是内塔尼亚胡下台之时。

内塔尼亚胡面临危局,主要有三大原因

中东媒体分析说,内塔尼亚胡走到今天这样的危险局面,主要有三大原因。

一是内塔尼亚胡在利库德集团和其政府内属于绝对的强势人物,但其强势和专断得罪人太多,树敌过多,内部离心离德倾向日趋严重。如果内塔尼亚胡下台,则其失败“主要不是被左翼对手所封杀,而是被其右翼同僚所灭杀,而这些右翼同僚则是他自己用残酷、高压的战术所树起来的敌人”。这些年来,尤其是在几次大选中及联合组阁中,内塔尼亚胡所遭遇的主要挑战者甚或敌人,大多是他曾经的部下、同党和同僚。

二是内坦尼亚胡的执政时间很长,引起了以色列各方势力的不满。内塔尼亚胡在1996年至1999年担任以色列总理,2009年以来连续执政,虽然能力超强,精力充沛,为以色列做了很多事情,包括在外交上实现了与周边一些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关系缓和甚至重大突破,以色列经济科技发展较快,能源创新颇有建树,并通过不断对巴勒斯坦和伊朗等周边敌对国家示强以迎合以色列国内右翼保守势力的心态,但他的连续执政也导致了以色列政坛和民众中越来越多人的不满,或者说挡了不少以色列政治抱负者的执政之梦,于是这些人联合起来反他。

三是内塔尼亚胡在对待巴勒斯坦人的问题上态度蛮横强硬。特别是内塔尼亚胡与特朗普政府紧密勾结,坚持在以色列侵占的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犹太人定居点,宣布将首都移到耶路撒冷,并持续对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实行高压政策,严重激化了巴以矛盾冲突,被广大阿拉伯人特别是受苦受难的巴勒斯坦人视为不共戴天的仇敌。此次以色列的阿拉伯政党在关键时刻愿意与贝内特的极右翼政党合作组建联合政府,主要是为了先把内塔尼亚胡推翻再说。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