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智库丨假如内塔尼亚胡出局,意味什么

周 远

目前的以色列政局波诡云谲,总理内塔尼亚胡与八党组成“变革联盟”间的对决背后,各种政治、宗教和社会势力正在进行最后博弈,既在公开层面,也在隐蔽战线;既在以色列国内,也在以色列国外。

谁会笑到最后

从目前局势看,内塔尼亚胡正面临其“政治生涯中最艰难的时刻”,很难说谁将笑到最后,决战双方都无力稳操胜券。内塔尼亚胡面临明显的诸多不利,而拉皮德领导的“变革联盟”也相当脆弱。

由于党派林立,社情民意分散,尤其是近年来政党的不断恶斗和政局的不断恶变,以色列在近两年里接连举行了四次大选,但始终产生不了一个得到多数认可的内阁,形成一个众望所归的稳定政府。接连四次大选后,内塔尼亚胡因其领导的利库德集团所获议席有限,不得不再次联合其他党派组阁,但这次比以往更艰难。其他获得不同议席的政党,不仅大多拒绝与之合作,而且联合起来试图扳倒他。

万般无奈下,内塔尼亚胡不得不按法律要求,将组阁权退给里夫林总统,由里夫林授权获第二多议席的耶什·阿提德党(“拥有未来党”)领导人拉皮德来组阁。拉皮德作为以色列的中间色彩党派领导人,借势以色列政坛纷纷要求推翻内塔尼亚胡的呼声,几经周折后在6月2日午夜(组阁完成限期最后一小时之际),与八个政党组成了联合内阁,并向里夫林总统做了报告。里夫林要求拉皮德立刻公布八党联合协议,并选定联合内阁成员,以便尽快在以色列议会举行信任投票后走马上任。

东方智库丨假如内塔尼亚胡出局,意味什么

(图片说明:这是5月6日,以色列“拥有未来”党领导人亚伊尔·拉皮德在特拉维夫出席新闻发布会的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内塔尼亚胡的反击

当晚,八个党派的领导人纷纷自我庆祝和互相祝贺,发誓“变革联盟”要让以色列“改天换地”。连日来,这些政党及其支持者们一方面在脸书、推特上大量发声,宣称胜利;另一方面在以色列主要城市的街头狂欢,庆贺胜利;似乎内塔尼亚胡已经被他们赶下了台。但内塔尼亚胡毕竟执政多年,且在以色列议会投票前仍然大权在握,他岂肯善罢甘休,乖乖交出权杖。

连日来,面对颓势,内塔尼亚胡及其支持阵营,不断发起绝地反击,采取双管齐下的手段。一方面,利用内塔尼亚胡依然掌握的各种资源,向以色列政坛和国民频频发声,严词谴责“变革联盟”搞“世纪欺诈”,为了夺权背弃以色列政治和宗教传统,互相勾结。内塔尼亚胡尤其指责拟在“变革联盟”中出任总理的以色列“统一右翼党”领导人贝内特背叛原则立场和政治宗教信仰,竟与以色列左翼政党和伊斯兰政党勾结组建联合政府,对国家、国民和军队“造成巨大威胁”。

虽然这样的煽动谴责遭到以色列其他政党和舆论的抨击,但在以色列特殊的国情和政情下,特别是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上月刚发生严重流血冲突的特殊背景下,内塔尼亚胡的言论仍有一定市场。毕竟,左中右三大派组建联合政府,特别是贝内特的右翼政党竟愿意与伊斯兰政党同朝执政,这在以色列历史上是破天荒的。

议会投票的变数

虽然左中右三大派的八个政党联合势力不容小觑,但当下的以色列还是传统、右翼和极右翼政治、宗教势力更强大。以色列安全官员说,自拉皮德宣布由贝内特担任“变革联盟”政府的首任轮换总理后,他们接到了很多威胁性警报,以致不得不连夜为贝内特加派警卫,以确保其人身安全。

同时,内塔尼亚胡加紧对“统一右翼党”等右翼政党施加各种压力,呼吁这些政党的议员在关键时刻抵制贝内特,向“变革联盟”政府投出反对票。拉皮德和贝内特发起并领导的“变革联盟”目前争取到61个议席,在总数120名议员的以色列议会勉强占优。内塔尼亚胡阵营认为,只要策反拉拢1—2票,“变革联盟”将无法在议会获得信任票。

东方智库丨假如内塔尼亚胡出局,意味什么

(图片说明:6月2日,以色列统一右翼联盟领导人纳夫塔利·贝内特(左)与“拥有未来”党领导人亚伊尔·拉皮德在耶路撒冷举行的以色列议会会议中交谈。新华社 图)

此外,以色列几个右翼和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团体共同签署了一项反击“变革联盟”的行动计划。据希伯来媒体报道,这些右翼和极右翼犹太人政党计划于6月10日在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和穆斯林居民居住的东耶路撒冷地区,对“变革联盟”举行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游行,并已获当地警方许可,通过大马士革门和穆斯林区进行游行。行动组织者在社交媒体上称,他们“将再次在老耶路撒冷的街道游行,高举头颅,升起以色列国旗,要求耶路撒冷永远合一。届时抗议游行的人们将成群结队地走来!”

故伎重演的风险

东耶路撒冷和大马士革广场地区,从来都是极其敏感的巴以争端冲突地区,上月巴以爆发11天武装冲突,造成大量伤亡,起因就是在这个地区发生了以巴冲突,当时以色列警方对该地区参加斋月活动的穆斯林实施严禁,沿街的阿拉伯店主被迫关闭商店,引起穆斯林民众极大不满。现在以色列右翼和极右翼政党团体计划在该地区举行游行,立即引发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愤怒。一些舆论指责内塔尼亚胡当局故伎重演,“企图再次煽动耶路撒冷的战火,以挫败其对手组建联合政府,将要把他赶下台的努力”。

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警告称,如果以色列当局煽动右翼政党和犹太人游行通过大马士革门,进入耶路撒冷老城,将带来不可预料的“后果”。哈马斯在耶路撒冷的发言人穆罕默德·哈马德呼吁巴勒斯坦人在6月10日前赶到阿克萨清真寺,以“保护清真寺免受犹太复国主义及其阴谋的恶意破坏”。

以色列和中东舆论担忧,如果以色列右翼组织在东耶路撒冷地区和沿途,举行敏感的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不仅有可能再次引发巴以冲突,还有可能导致“变革联盟”内部再次发生分裂。拉皮德在上月最初的组阁中本来比较顺利,但期间由于爆发了巴以严重冲突,本已表示愿意参与联合政府的阿拉伯“联合名单”领导人阿巴斯和“统一右翼党”(亚米纳)的领导人都因迫于各种压力,不得不紧急宣布退出拟议中的“变革联盟”。最后,因巴以冲突被国际社会叫停而恢复联合执政的谈判。

美国耐人寻味的承诺

目前以色列的周边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都在静观以色列政局的演变。在世界大国中,对以色列影响最大的无疑是美国,拜登政府对于近来以色列的政治动荡一直很关注,有些表态看似谨慎中立,但实质上态度已经比较明朗。

在拉皮德6月2日午夜宣布成功组建“变革联盟”后,以色列国防部长、以色列中间党派“蓝白党”领导人甘茨,以与美方磋商伊朗问题为由奔赴华盛顿,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进行了不寻常的会谈。甘茨曾多次对内塔尼亚胡的执政地位发起挑战,虽至今未成功,但心有不甘。据以色列媒体报道,甘茨的华盛顿之行得到了美方的承诺:今后“无论谁领导以色列,美国都保证给予支持”。

6月3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在甘茨与布林肯会见后答记者问时表示,“在(以色列)组建政府的过程中,我们不会与他们对话”。但“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有什么样的政府,我们都坚定支持,我们对以色列的铁杆支持将继续存在。”当天早些时候,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同样表示,如果内塔尼亚胡总理被取代,美国与以色列的战略伙伴关系将继续下去,“以色列仍将是(美国的)重要的战略伙伴,一个拥有持久安全关系的伙伴”。

众所周知,内塔尼亚胡是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的特殊盟友,但他并非美国现任政府“志同道合的密友”,相反与执政的民主党嫌隙不断增大。拜登总统虽支持以色列对哈马斯的“自卫”打击,但并不赞同以色列当局的其他强硬做法。半岛电视台评论称,在最近对加沙地带发动大规模军事打击后,“以色列与美国民主党之间的关系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局势,国会中部分民主党议员要求停止向以色列出售武器,而其他人则呼吁美国要向以色列提供慷慨军事援助设定条件。一些民主党人在国会会议上使用了新言辞,将以色列描述为种族隔离国家,其他人则强调‘巴勒斯坦人的生命也很重要’,还有一些人呼吁结束两国之间的特殊关系。

内塔尼亚胡的“拖刀计”

失去美国当局在关键时刻的支持,内塔尼亚胡处境更险恶。好在目前的以色列议长亚里夫·莱文是内塔尼亚胡的盟友,以色列舆论估计他会将议会对“变革联盟”政府的信任投票时间至少推迟10余天,可能在6月中旬,以便让内塔尼亚胡有时间“继续激励他的盟友,从联合政府的右翼政党中剥离选票”。但也有舆论估计,内塔尼亚胡的强烈反击有可能造成反弹,促使八个反对党派更坚定地结成执政联盟。

以色列政局的动荡和可能的演变,不仅在以色列国内引起了巨大震荡,也在整个中东地区引发了严重关注。作为美国在中东地区长期主要倚重的战略盟友,以色列决非一般的中东国家,尤其连续执政12年的内塔尼亚胡如果垮台,难免在中东地区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

如果内塔尼亚胡下了台……

从目前情势看,中东地区可能只是狂风一阵。

首先,中东国家对内塔尼亚胡的执政不利早有观察,对其被迫下台也早有预判和应对。倘若果真如此,地区国家的表态大多可能与华盛顿相差无几。虽然不少地区国家对内塔尼亚胡有怨恨,但不会对其落井下石,主要是旁观。

东方智库丨假如内塔尼亚胡出局,意味什么

(资料图片: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新华社图)

其次,近年来以色列政局持续动荡,尤其是内塔尼亚胡的执政维艰,主要是以色列内斗和内讧所致,而非由中东地区其他国家的矛盾争斗引起。中东各国心里明白,以色列不管是谁上台或下台,也不管新领导人过去和现在怎么说,以色列和犹太人在对外关系尤其是对待周边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的态度上,都不会有大的变化。

第三,虽然以色列“变革联盟”政府拟由立场态度更强硬的贝内塔出任总理,但该联盟由左中右三派势力组成,必然受各种牵制。因此,今后的巴以和阿以关系乃至整个地区关系都不大可能发生重大调整。另外,从此次以巴大动干戈看,内塔尼亚胡打对巴强硬牌,并没有改变国内政局。

第四,当今世界在变,中东地区在变,美国的中东战略也在调整。中东地区国家尤其是严重依赖石油和天然气等传统能源的国家,均面临必须推进经济转型、科技创新和改善民生、稳定发展的重大压力,中东地区的传统矛盾纷争将继续存在,但各国事实上都在根据自己的利益需要调整双边和多变关系,不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军事冲突和领土争端上,而更多谋求争端的政治和外交解决。近年来内塔尼亚胡已经同中东地区多国改善了关系,并与阿联酋、巴林等四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即便以色列变天,这个大趋势也将不可逆转。

第五、以色列政局历来多变,以后也料将不会恒定。“变革联盟”即便执政,也存在变数。今后以色列政坛谁主沉浮,谁也难以预料。以色列虽政党林立,但主要政党也就那几个,不过是一种轮流执政。目前内塔尼亚胡71岁,贝内特49岁,拉皮德57岁,甘茨61岁,他们都是以色列主要的政治人物。内塔尼亚胡非一般之人,目前虽处境险恶,官司缠身,但在利库德集团内仍是难以替代的领导人,今后未必淡出江湖。对此政治格局,地区国家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不会盲动,以色列也不敢盲动。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