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货币大战"的银行行长,他是新四军"钞"级外援|红色金融群英谱⑬

解放前夕,中国共产党为发展经济,通常选择开办钱庄为掩护,建立起地下金融战线。这条金融战线中,出现了一位“通俗经济学家”,名叫邓克生。他擅长把复杂的经济知识拆解成通俗小故事,让工人和农民都能一听就懂。他还运用这些经济知识,为解放区增加财源收入,在解放前白热化的“货币大战”中助力根据地货币完胜日益贬值的国统区金圆券。

照片中邓克生总是眉眼弯弯,目光深邃,并没有经济学家高高在上的“架子”,让人感觉格外亲切。他家境富裕,祖祖辈辈都是商人,本可以坐享万贯家财,在书斋中读着“圣贤书”。然而,当国家危机四伏之时,邓克生选择散尽家产,毅然投身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去。

邓克生的一生,就是革命的一生。

思想进步,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参与革命

一位富家子弟是如何一步步走上革命道路的?

1911年,邓克生出生在湖南长沙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他的青少年时期,正值大革命高潮,身处湖南这一革命发祥地,邓克生很早就在大革命影响和马克思主义熏陶下,开始参加人民民主革命斗争。

1924年,邓克生考入湖南大学商科附属中学读书,接受了孙中山倡导的新三民主义,并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加入国民党。不久,蒋介石发动“四一二”事变,捕杀共产党人、国民党左派人士及工农群众万余人。血的教训使邓克生看清了国民党右派的反革命面目,愤然与国民党脱离关系。

1930年秋,邓克生退学回家随父经商,生意红红火火。第二年的“九一八”事变,让邓克生内心非常煎熬,中华民族面临巨大危机,自己如何能安然做一个小老板?在激烈思想斗争后,他转身投入火热的抗日救亡运动中。这,也改变了他一生的人生轨迹。

运动中,邓克生参加湖南省文化界救国会,积极参与组织创办进步书刊,与他人一起合办《湘流日报》《今日评论》《前进》《民族呼声》等进步报刊。邓克生不仅是这些刊物的主要撰稿人和编辑,还是这些刊物纸张和活动经费的主要资助者。

抗战爆发后不久,邓克生父亲去世,作为家中独子的他继承父亲事业,和母亲共同经营家族纸行。纸行位于交通便捷的市区,渐渐成了召开秘密会议的固定据点,家中通过纸行赚来的钱,也被他源源不断地投入革命。1938年,邓克生由杨润湘、冯秀藻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之后他就一直在党的领导下从事革命工作。

打赢"货币大战"的银行行长,他是新四军"钞"级外援|红色金融群英谱⑬

《观察日报》旧址

邓克生还在中共湖南省委机关报《观察日报》担任总经理兼编辑。他是报社出资人之一,凭借着经济学理论素养,在报纸副刊开设“经济学讲座专栏”,用深入浅出的文字,从解释日常经济现场入手,介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

后来,报社迁往邵阳,由于地处偏僻,发行量变小,收入也降低不少。每天数十人吃饭,连同其他费用,每月需补贴三四百元,都由邓克生支付。

1939年,《观察日报》被当局借口查封,维持生存的印刷厂眼看将被没收,邓克生等人及时转移到桂林,创办西南印刷厂和写读出版社,由中共南方局领导。爱国民主人士许振东当时也在桂林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并专门与人合作开设了两家书店。许振东在回忆文章里,曾详细讲述了邓克生当时在桂林的活动。

打赢"货币大战"的银行行长,他是新四军"钞"级外援|红色金融群英谱⑬

爱国民主人士许振东

据许振东回忆:“当时国民党特务很多,对爱国进步人士监视很严,而我们这两家书店不大引人注目,对读者比较安全,更受读者欢迎。克生同志对我们开设书店给予很大鼓励,说这对抗战有实际意义,应该努力办好,还要求我们在这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但翻印革命书刊究竟是桩蚀本生意,为了维持书店开销,克生同志又帮我们推销油墨,用买卖油墨赚来的钱贴补亏损。”

打赢"货币大战"的银行行长,他是新四军"钞"级外援|红色金融群英谱⑬

邓克生著作《新经济学讲话》(新知书店刊行)

在桂林一年,邓克生也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著作《新经济学讲话》。至此他为党的报刊和出版等经营活动捐献资金达5万元。

在解放区做行长,为革命筹建私营钱庄

打赢"货币大战"的银行行长,他是新四军"钞"级外援|红色金融群英谱⑬

内战前夕的华中银行

1940年冬,桂林形势紧张,组织上决定,邓克生与李仲融等组成党的小组,转移到上海,次年5月又转入苏中解放区。

1941年后,邓克生由党安排到新四军从事财经工作,先后担任华中银行分行行长、总行副行长、行长,他在讲解商品货币知识的同时,用这些经济理论积极为华中根据地创造财富,堪称新四军不上战场的“钞”级财经外援。

尽管工作条件极差,邓克生还是坚持在油灯下学习马列著作。敌人来袭,就用一根扁担,一头挑着电台发报机,一头装着《资本论》的黄色布背包转移。

打赢"货币大战"的银行行长,他是新四军"钞"级外援|红色金融群英谱⑬

图为邓克生(左一)与许振东、李仲融合影,前排为邓克生女儿。(来源:《上海滩》杂志社)

沈立人撰写的《邓克生传略》一文,认为邓克生在华中根据地期间在经济战线的三个方面有实际才能:

一是帮助制定“标折比”的规划和措施,保护抗币、抵御伪币、促进贸易、增加税收和支持战争方面;

二是在开辟高邮、扬州至上海的“通汇线”,在上海筹建钱庄搞“外汇”业务,打破敌人经济封锁,搞到更多“外汇”以换取敌占区物资,收购、调剂了大量军需物资包括医药用品方面;

三是在通过内外贸易银行税收,对各项财经金融工作进行统一安排、有序展开,加强财源,在维护解放区的工农业生产、支援野战军的给养方面,均出色地完成了党交代的任务。

抗战期间,根据地财经战线任务艰巨,为巩固根据地货币的信用、打击敌伪的经济掠夺,邓克生根据上级指示,积极宣传根据地货币政策。他根据经济学原理,撰写社论,编写宣传提纲,讲述根据地货币的本质,出版的《货币常识》一书,就以通俗语言和翔实材料揭露了国民党法币的本质,论述根据地货币的作用。他还亲自开设培训班,写讲课提纲,培养了大批的干部。

在民间商业往来中,解放区和国统区的不同币种怎样结算?如何确定比价?邓克生想到疏畅高邮、扬州至上海的“通汇线”的基础上,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大举争揽“外汇”(指国统区法币)业务,以换取大量军需紧缺物资。

据许振东回忆,时任华中局财委负责人陈国栋和徐雪寒,就是经邓克生介绍后,在上海找到了他作为掩护来开展经济工作。陈国栋和徐雪寒到了上海后,住在许振东家里,先后创办了数家企业,其中就包括与解放区华中银行连成了一条完整通汇线的鼎元钱庄。

打赢"货币大战"的银行行长,他是新四军"钞"级外援|红色金融群英谱⑬

上海解放前夕的鼎元钱庄

邓克生和许振东一起前往高邮一带实地考察,最终商定在高邮、扬州、镇江、上海等处各设一个办理汇兑的钱庄,股本总额约合黄金800两,由华中银行和许振东经营的上海仁泰钱庄各出一半。1947年3月,鼎元钱庄在上海正式挂牌营业,设在解放区的钱庄由邓克生负责,而设在国统区的钱庄则由许振东主理。

这些在苏北解放区以及扬州、镇江、上海的钱庄建好后,业务迅速发展。头号生意就是“外汇”业务——达成苏北和上海之间的款项转汇,同时想方设法挖转国统区银行的资金,支持共产党驻沪企业发展之需。这条通汇线,也是为着日后解放、接管上海,进而为解放全国做准备,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打赢"货币大战"的银行行长,他是新四军"钞"级外援|红色金融群英谱⑬

1946年春,华中银行第二分行行长邓克生(右)与许振东(左)、许介眉(中)兄弟,在研究建立地下通汇线时合影。

与此同时,邓克生还创造性地出台了“标、折、比”机制,类似当下的“外汇牌价”,及时灵活地调整根据地货币与国统区法币之间的汇率比价。起初,邓克生在华中银行每个县支行或办事处专设调研员,通过与商人接触攀谈或收听电台资讯,每天搜集上海、无锡等地的市场物价情况,再综合各处调研员汇总的行情信息,商议确立两种货币的折算比率,挂牌向市场公布。流通信用确立后,根据地货币保持了币值坚挺和商业信誉,在白热化的“货币大战”中完胜日益贬值的国统区金圆券。

建国后转入理论战线,用通俗语言表达经济学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邓克生也从1953年秋转入理论战线,此后一直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普及工作,著有《商品自传》《揭开商品价格之谜》《资本家发财的秘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等文章。

打赢"货币大战"的银行行长,他是新四军"钞"级外援|红色金融群英谱⑬

邓克生的著作

在大部分人印象中,经济学是高深莫测、枯燥难懂的。但在邓克生笔下,经济学是通俗易懂的,连工人和农民也可以阅读。邓克生在写作经济学著作时,不仅善于使用群众熟悉的语言,而且还会尽量运用大家喜闻乐见的事例作比喻,从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现象来提出问题。

比如他在讲商品价值的起源时,是从空气为什么有用却不能卖钱讲起。然后问:坐划子过河,河里的水为什么不能卖钱呢?重九登高时,山上的石头为什么不能卖钱?有人会说,因为他们“用之不尽取之不竭”。但是又为何城市里的饮水要一分钱一担,盖房子所用的石头也要花钱买?邓克生解释道,这是因为饮用水由河里挑到城里,费了力气,所以就要用钱来买了。这样一层层地讲下去,就引出了劳动创造价值的道理来了。

除了做理论研究,邓克生也常常去实地调研,指导中国的经济建设。

在三年困难时期,邓克生从调查中看到农村生产力遭到极大破坏,就和同志们探索恢复和发展农村生产力的战略措施。他从理论上分析农村实行“包产到户”的可行性和对稳定、发展农村经济的作用,提出“包产到户是经营方式的改变,不是改变所有制”。在当时大讲反“右”的气氛下,大胆提出也要防“左”。后来农村普遍实行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对发展农村经济有巨大作用,证实了邓克生当时的观点完全符合中国国情。

打赢"货币大战"的银行行长,他是新四军"钞"级外援|红色金融群英谱⑬

《邓克生通俗经济论文选》

邓克生的一生遭受过不少磨难,但他始终以共产党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襟怀坦白,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为党工作了一辈子。他的著作1982年汇集为《邓克生通俗经济学论文选》,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其许多经济学观点受到肯定和重视。

【记者手记】

解放前夕,从国统区上海到解放区苏北有一条秘密的金融通汇线,源源不断地为华中解放区“输血”。为了建立这条金融线,这三个人格外重要:邓克生、徐雪寒、许振东。他们于桂林创办书店相识,之后共同为上海的地下钱庄鼎元钱庄或出谋划策,或实际经营,为中国的金融领域做着自己的贡献。

这篇文章是“红色金融”系列的最后一篇,党在金融领域的革命斗争,从最初领导金银业工人罢工,到党组织的逐步建立,从建立金融业统一战线,到构建秘密战线的强大工作系统,再到稳定金融迎接解放,涌现了一批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有最可信赖的“红色管家”熊瑾玎,投身革命数十年的经济学家徐雪寒,还有许多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

缅怀他们、致敬他们、铭记他们,正是我们写下这段上海红色金融历史的初心。

【人物简介】

打赢"货币大战"的银行行长,他是新四军"钞"级外援|红色金融群英谱⑬

邓克生(1911-1976),经济学者、财经工作者。湖南长沙人,专科肄业后随父经商,并结友自学,接受马克思经济学说。1936年投身湖南抗日救亡文化宣传,办报纸、办印厂。1938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受命出任民营《观察日报》(实为省工委机关报)总经理。

1941年进入苏中根据地,1943年至1953年,历任苏中行政公署财经处秘书、华中银行总行副行长、江苏省财经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1953年转入理论战线,历任江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委党校副校长、省经济研究所所长和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党组书记、副所长等职。著有《商品自传》《揭开商品价格之谜》等。

“红色金融交响曲——上海金融战线革命斗争展”倒计时!

一起来看红色金融群英谱,“回顾峥嵘岁月 再创金融伟业”

上海的红色金融历史是一个极有研究价值的课题,4月28日起,推出融媒体系列报道,通过探访历史事件发生地、革命先辈后人亲述等方式,重回历史现场,走进上海金融战线的革命英雄人物,回望红色金融的初心,感怀信仰之力。

想更深入地了解邓克生,快和东东一起关注即将开幕的“红色金融交响曲 ——上海金融战线革命斗争展”,更多精彩故事等着你!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