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城市数字化转型难题 上海正式上线全国首个城市运行数字体征系统

聚焦城市数字化转型难题 上海正式上线全国首个城市运行数字体征系统

上海城运中心供图

记者王旭6月10日报道:今天,国内首个“实时、动态、鲜活”的超大城市运行数字体征系统——上海城市运行数字体征1.0版(以下简称“上海数字体征”)正式上线。

概括来讲,上海数字体征就是依托遍布全城的泛感知设备和千万级的城市治理“神经元”,构建实时、鲜活、多维、精准的问题发现机制和城市运行风险防范机制。这也是今年上海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各部门及社会大数据资源进一步向数据底座汇聚形成的新成果。

从今年一月份的寒潮应对到5月份的民生访谈,上海数字体征已经提前透露许多信息,今日终见“庐山真面目”。一网统管为啥要构建这一系统?又会对城市治理产生什么影响?

聚焦城市数字化转型难点,构建实时、动态、鲜活的数字城市

城市数字化转型是当下的热点议题,不少城市都在积极探索设立城市运行指标体系,但往往都面临着缺乏动态更新、缺乏时空关联、缺乏系统支撑、缺乏监督反馈等共性困难和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是数字城市建设中所面临的重要问题。

上海如何思考这些问题?据上海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市城市运行管理中心主任徐惠丽介绍,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上海尝试从城市运行客观规律入手,从市民需求和城市运行的需求出发,在实践中研究构建超大城市运行体征体系,赋予城市以“实时、动态、鲜活”的生命感,提升超大城市精细化治理的能力。

去年10月,“未来数字城市的运行特征和趋势研究”课题组组建,聚焦数字城市运行规律和特征研究,先后进行了城市、运行、治理等相关国内外文献和国内智慧城市建设现状的综合调研,对上海市17家职能部门进行深度访谈,开展十余次领域专家深度交流和讨论。

聚焦城市数字化转型难题 上海正式上线全国首个城市运行数字体征系统

中观层面,不同区域的城市数字指标各有特点,上海城运中心供图

在此基础上,上海数字体征各项指标的设置来源于人群众的需求,坚持“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同时充分考虑城市运行的科学、高效和安全,直面城市运行的“痛点”、“难点”和“堵点”。

“经过三年多探索,上海初步形成了‘物联成网’‘数联共享’‘智联融通’的城市神经元感知体系,从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面打通了全域数据,全面赋能城市治理数字化。”据徐惠丽介绍,宏观层面,上海城市体征将各项城市运行体征细分为55类1000多项指标,形成全域覆盖的城市运行泛感知神经元体系;中观层面以16个区和各委办局管理需求为导向,横向贯通、纵向级联,注重时空域的有效关联和高频急难问题,“高效处置一件事”;微观层面有机融通数字新城、数字园区、数字楼宇等不同管理单元,着力打通城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驱动社会面共建共治。

实时感知、精准预判,这个“智慧体检系统”不简单

上海数字体征是城市生命体运行的“智慧体检系统”。有了它,就能够全面、实时、动态监测,每个时点的数据被采集、生成、上传、治理,对城市的生命体的感知正实现由量到质的转变。

以虹口区北外滩街道的云舫小区为例,这个拥有4栋18层高楼且已有三十多年历史的小区存在高空抛物、楼道堆放等治理难题。现在小区通过数字孪生完成三维形态复刻,并通过三维视觉技术和18类1168个物联传感实时数据,形成动态数字孪生系统。

通过这一系统,抛物AI识别算法可以利用高空抛物摄像头精准判断出抛物来自哪一扇窗口,并在2秒内通知小区的物业人员处理。在市城运中心指挥大厅里,大屏还可以实时调看云舫小区的高空俯瞰画面,同时在画面中以AR标签标注物联感知设备、建筑物等静态资源,后台对接实时数据,实时监测是否有异常情况。

聚焦城市数字化转型难题 上海正式上线全国首个城市运行数字体征系统

虹口区城运中心大屏,虚实集合的数字孪生三维动态,上海城运中心供图

实时、鲜活的数据会会如何改变城市治理?城运中心值守组的工作人员的感受很明显。市政府总值班室、市城运中心值守组潘朝锐告诉记者,以往汛期虽有视频数据,但需要依靠值守人员的经验去发现问题,并通过电话层层确认。现在有了生命体征系统,值守人员不必时时紧盯大屏,道路积水超过限定值就会报警,值守人员和相关处理工作人员都会接到警报,为处理应急事件争取了时间。

同时,数字体征还帮助城市治理主动、预前、精准发现。通过“城市之声”(随申办APP、12345市民热线及委办局现有的各类热线、人民建议、网络热点等)、“城市之眼”(公共视频)、“城市之感”(遍布城市的各类物联感知设备)等途径,数字体征主动研判城市运行的趋势和规律,提前发现城市潜在运行风险,精准给出预警信息并推送至相关单位,助推数字治理手段精细治城。

聚焦城市数字化转型难题 上海正式上线全国首个城市运行数字体征系统

微观层面的上海数字体征,上海城运中心供图

在虹口的街道上,许多问题在居民发现之前就已经通过数字体征系统处理完毕。虹口区城运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系统每天处理300多件事项,大多数为系统主动发现,网格员接到通知后直接处理。

需要注意的是,上海数字体征的构建有自己的底线和尺度。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特别指出,上海的数字化城市治理为城市的自我修复和人的参与留下了空间,“就好比一张网,把鱼也就是问题打捞上来,水能够漏下去”。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