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就业的年轻人:一个2019届毕业生的非标准就业路

记者王旭6月11日报道:自去年以来,高校毕业生“慢就业”现象逐渐引起社会关注。2020年9月半月谈撰文指出慢就业需要“冷思考”;今年5月,教育部特别提出要针对“慢就业”人群提供更加精准化的服务。

种种迹象表明95后毕业生们的就业观念正在发生变化,他们为何选择慢就业?又如何看待自己的选择?

不想当美术老师、设计师,想干点不一样的

“如果以赚钱来衡量是否成功,那我是不能再失败了”。毕业两年,2019届版画系高校毕业生紫霞到现在为止没有正式入职过任何一家公司。住在家里,父母帮忙缴纳社保,从统计分类来看算灵活就业,每月开销在1500-2000元,基本维持收支平衡,偶尔需要父母接济。

这样一个画像过于简略和刻板,远远不能还原一个人的真实状态。

慢就业的年轻人:一个2019届毕业生的非标准就业路

紫霞,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当美术老师、设计师,还有一小部分会去画廊、美术馆一类的”,紫霞介绍版画系的就业去向清清楚楚,一目了然。但对于他来说,这些过于清晰的选择太没有挑战性,“很多人都在做,不差我一个”,从入校开始,紫霞就在思考自己的职业选择,虽然彼时究竟要干什么自己也并不清楚,但他知道自己想干点不一样的,“有价值的、有潜力的,更有回报的”。

版画系还能做什么?探索就业方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职业的发展方向很多时候与个体经验相关,由于有一位家庭成员是视障人士,也有一些朋友从事相关的公益活动,紫霞很快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很有意思的方向——艺术疗愈。

艺术疗愈或者说艺术治疗是一门跨艺术和心理学专业的学科。根据美国艺术理疗师协会定义,艺术治疗是一种心理治疗的方式,提供非语言表达和沟通的机会,允许当事人通过其非口语和口语的表达及艺术经验,探索个人问题及潜能。

慢就业的年轻人:一个2019届毕业生的非标准就业路

刘海粟美术馆与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合作的艺术疗愈活动,图片来自网络

近年来艺术疗愈逐渐获得社会认可。2020年中央美术学院正式开设艺术治疗课程,同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在全国两会上提交了关于“艺术的心理疗愈功能”的提案。从去年开始,上海的刘海粟美术馆也开展了一系列的共享疗愈艺术工作坊,紫霞也参加过他们组织的系列活动。

“在WABC(无障碍艺途)的经历还挺好的”,紫霞很快锁定了提前进行职业方向了解的地方。WABC是一个为精智障碍人士提供艺术疗愈服务和公众倡导活动的公益项目,紫霞在这里担任了很长时间的助教,近距离的接触到了艺术治疗师的工作。

“很多人觉得说你这么顺利,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在这里花了几百个小时”,这份工作最终给紫霞带来了更多机会。2019年毕业之后,他在这里作为治疗师为特殊需要的人群提供了半年的服务,同时,一起共事的朋友为他介绍了一份新媒体工作,让他得以在比较短的时间内,与沪上主要开始艺术治疗的艺术机构和从业者建立了联系。

成功的定义是什么?慢就业也是就业

紫霞出生在一个生活相对优渥的上海家庭,他承认家庭是自己有底气慢就业的重要原因,“我爸妈就希望我快快乐乐的”。

然而,这并不是代表着生活可以毫无限制。“没钱就降低自己的物欲”,除了和朋友的社交,紫霞没有什么花钱的欲望。他用锤子手机,早餐吃街上最常见的两块钱一个的包子,对菜市场的肉类价格了然于胸,“鸡胸肉最便宜,9.9可以吃很久,偶尔馋了会买19.9的碎排骨”。

住在家里久了,也会跟父母有些矛盾。紫霞在上海的各种房子里“流浪”,“公寓房、老公房、石库门、棚户区、毛坯房……上海的各种房子我都住过”,他回忆起在宝山住过的毛坯房,夏天很热,“付不起空调的费用,只有一个小风扇,蚊子又多,根本睡不着”,但也有开心的时刻,和共居的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吐槽工作中遇到的委屈,一起用借来的投影仪看《隐秘的角落》,“特别像老友记”!

慢就业的年轻人:一个2019届毕业生的非标准就业路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公益是一个什么样的就业方向?“可以先参加一些公益活动了解一下”,紫霞提醒,公益行业的平均薪资相对较低,最好还是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再来考虑。同时,他认为如果真的想要进入公益行业,“我建议先去商业公司工作几年”,紫霞觉得现在公益活动可以借助商业的手段来扩大影响力,“让自己能维持下去”。

慢就业也是就业,更需要进行自我职业规划。在毕业的这段时间里,紫霞还尝试了很多不同的工作,在咨询公司负责微信文案、在服务残障人士的创业工作统筹策划活动、给媒体投稿、担任自闭儿童的家教、参与艺术机构组织的活动……接触更多行业内的人,了解公司如何运营,在不断学习中实践自己的想法。

慢就业的年轻人:一个2019届毕业生的非标准就业路

紫霞工作过的一个助残服务平台

现在紫霞已经给自己规划了一条路:一方面在公益等各种组织服务,一方面面向个人或者团体进行有偿的艺术治疗,“两条腿走路”,路的终点则是从事艺术治疗也带有公益性质的社会企业。同时,他也希望自己有一个更专业的学术背景,正在进行相关专业的考研准备。

“我也有职业榜样,专业、勤勉、努力”,但可能“赚得不那么多”,紫霞说。对于他来说,毕业两年慢就业既意味着不设限的经历、自由的探索就业方向,也意味着物质的相对拮据以及更好的职业规划和行动力。现在,他称呼自己为艺术疗愈探索者。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
×
订阅图标按钮